一场“打补丁”的人才战 刷出了天津的存在感

来源:秦朔朋友圈 2018-05-23 08:57

手机看资讯

传送到手机分享给朋友随身阅读

关注微信看猛料

城市的竞争,归根结底就是人才的竞争、人口的竞争。在人口增速大幅放缓的背景下,为吸引外来人才或留住本地人才,近年来多个城市推出了纷繁多样的政策优惠,人口争夺战愈演愈烈,近日天津的一纸落户文件更是一举将这场人口战争掀起了一个小高潮。

5月16日,在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开幕式现场,天津市政府发布了最新人才政策《“海河英才”行动计划》。

“海河英才”新政策大幅度放宽了人才落户条件、简化了落户办理程序,下面这四种人才可以直接在天津落户:

学历型人才:全日制高校本科毕业生不超过40周岁、硕士研究生不超过45周岁、博士研究生不受年龄限制,就可以直接在天津落户,不需要其他任何条件。

资格型人才:获得副高级及以上职称,以及拥有国内外精算师、注册会计师、注册税务师、注册建筑师、律师等执业资格的,可直接落户天津。

技能型人才:高等职业院校毕业并在天津工作满1年或中等职业院校毕业并在天津工作满3年,具有高等职业资格、不超过35周岁,具有技师职业资格、不超过40岁,具有高等技师职业资格、不超过50周岁的,可直接落户天津。

创业型人才:创办符合天津产业政策且企业稳定运行超过1年,个人累计缴纳所得税10万以上的,可直接落户天津。创业人才无年龄限制。

不需要缴纳社保、办理居住证,也不需要有用人单位录用,这种简单粗暴的直接落户政策瞬间吸引了大量的人才慕名前来。

政策刚一发布,天津各地区的行政服务中心落户准迁办理窗口立刻人满为患,“天津公安”APP的下载量激增,随后一度瘫痪。

据媒体报道,从5月16日12:30至5月17日8:30的统计数据显示,已经有30万人下载并登陆“天津公安”APP办理落户申请。

20小时,30万人!这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这场人才争夺战中声势最大、行动最猛的西安今年用时四个半月时间,才狂揽30万人落户。

要知道,一线城市中,落户门槛最低的深圳,去年全年的户籍人口也只不过增加了49.8万人。

再不抢点年轻人,就只剩下老人了

从明成祖时天津建卫,1860年天津开埠,到租界兴起、洋务运动,再到民国的黄金10年,天津曾经独领风骚。

新中国建政之初,天津也是北方第一大经济都市。根据“新中国50年统计资料汇编”和各地统计局的数据:

1952年时,天津的国内生产总值是12.8亿元,北京是7.88亿元,天津是北京的1.62倍;但到了2017年,天津仅为北京的66%。

1957年时,天津的地方财政收入是7.99亿元,北京是6.4亿元,天津是北京的1.25倍;但到了2017年,天津仅为北京的43%。

人们常说,背靠大树好乘凉,但往往忘了还有另一句俗语,大树底下不长草。

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凭借作为首都的有利条件,在经济上已经遥遥领先于天津。而根据德国地理学家克里斯塔勒的中心地思想,天津也不可能成为我国北方的经济中心。因为北京和天津空间距离太近了,按照中心地的理论,它们做为同一等级的顶级中心各自都需要广大的腹地,由于距离太近它们的腹地大部分重合,消费者只能在二者之间选择一个。北京“通吃一切”之后,天津渐渐沦为“二流直辖市”。

高附加值的总部经济选择北京,天津就只能承接一些高污染高耗能低附加值的工业企业,其中石化行业更是占据工业产值的一半以上。近几年又遭遇环保风暴,煤炭钢铁水泥等行业去产能,所以天津经济渐入低迷,去年天津GDP增速仅有3.6%,全国倒数第一,今年一季度更是只有1.9%。用“断崖式下跌”来形容天津经济并不为过,网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声音将天津称为“第二个东北”。

伴随着经济的下滑,天津的房市也进入了冬天。今年一季度,天津全市商品房销售面积188.13万平方米,下降58.7%,实现销售额318.55亿元,下降54.8%。其中,住宅销售面积下降58.2%,销售额下降60.0%。这一数据是2012年二季度以来的历史最低值。

号称中国第一新区的滨海新区,2016年GDP高达10002亿元,大幅领先上海浦东新区,创造了中国城市发展史上的神话!但今年1月份,天津宣布将滨海新区2016年的GDP从10002亿元调整为6654亿元,3348亿元“duang”的一声就没了!

而在雄安新区和北京通州城市副中心出现之后,天津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中的地位就更加尴尬,越来越被边缘化了。

天津常住人口截止到2018年年初总数为1556.87万人,相比2017年减少了5.25万人,60岁以上的人群比例已经高达23%以上,如果再不在这次人才争夺战中抢点年轻人过来,推动城市转型升级,天津可能真的就只剩下一曲凉凉了。

学区房不限购了,你来不来抢?

仅仅放开了落户政策,一夜之间就涌入了30万落户申请者,显然他们不是来这座日渐没落的工业城市淘金的,吸引他们蜂拥而至的是一个独特的非经济因素,那就是非同寻常的高考红利。

中国的高考制度是“省内竞争”:各个大学制定招生计划,切块给各省市自治区(省级区域)。一般来说,高考在省级区域内是统一试卷、统一成绩划线、统一录取的。天津是直辖市,在高考招生上是一个单独的区域。

由于各省考生人数不同、招生人数不同,还由于拥有本地的高等院校数量不同,最终每个省级区域内的竞争激烈程度是不同的。北京、上海、天津三大传统直辖市,一直是高考的红利区,如果你在这三大城市参加高考,被名校录取的几率大增。

985高校的录取比例,天津考生排首位。211高校的录取比例,天津高居第四位,仅次于北京、上海和西藏。

媒体还统计了2016、2017年各省的“一本率取率”,天津的“一本录取率”超过上海,仅次于北京,位居亚军。

这些数据告诉我们:从全国的角度来看,天津就是一个大学区,天津的房子就是中国的学区房。现在学区房不限购了,你来不来?注意安全,可别挤伤了。

两个“补丁”还原政策初衷

人倒是没被挤伤,系统却被挤瘫痪了。面对大超预期的落户热情,天津市政府意识到了新政的“bug”,于18日下午和19日晚上连续两次把落户门槛进行了上调。

5月18日下午,天津落户的超级补丁发布:要求无房、无就业单位的落户,必须先到人才中心进行调档之后,再到公安部门的人口管理中心进行办理落户。

16-17日,办理落户只要拿着基本材料就可以拿到准迁证。

而在18日下午之后,要想拿到准迁证,就必须要先去人才中心进行调档,拿到人才中心的存档证明文件之后,才能够进行准迁证的办理。

这就意味着,无房、无就业单位的来津人员,要想落户天津,不仅要满足基本人才条件,同时必须要能够具备调档的前提。

这样一来,几乎所有的国有单位、机关单位及事业编制的落户人员,均不能实现落户了,除非辞职,否则档案是没有办法进行调档的。

同时有部分已经没有档案的人员,也将无法顺利实现落户。

不过渴求人才的天津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还开了三扇窗,可以避免不能调档的困境:

第一,落在自己的房子里,或伴侣的房子里,产权房,不需要调档。

第二,有接收单位,落在单位的集体户口上,需要提供单位集体户口首页、劳动合同原件、单位营业执照复印件等材料。

第三,接收单位如果没有集体户口,就可以落在单位所在区域的人才市场集体户口上。需要提供劳动合同原件,营业执照等证件。

如果接收单位不在落户区域,还需要提供所在区域房屋租赁合同(含房本及房东身份证复印件)。

一句话,只有在天津有房或有工作单位,才可以不需要调档。

这就活生生的给人才落户增设了一个门槛:要么有房、要么有工作单位、要么调档。

19日晚,《天津日报》刊发了天津人社局对政策的进一步解读。其中提出,在外省市有工作单位的人员,不能按在津无工作单位申报落户。如弄虚作假骗取落户资格,将会被注销户口、纳入诚信“黑名单”并通报原籍。

20小时30万人,让天津享受了“不拘一格招贤纳士”的光环,但随后96小时之内两次修改新政,也让天津市政府受到了“朝令夕改”的批评和质疑。

20日,天津政府借助《天津日报》微信公众号做出了解释,“此轮人才落户新政,目的在于支持有意来津真正参与我市各项事业发展,愿意在津脚踏实地创新创业的人员,而不是借落户之机,单纯挂靠户籍,或为子女获得参加高考资格、买房炒房的各类其他人员。要合理界定引进的是否是我市真正所需的人员,确保杜绝‘户口空挂’、‘暗度陈仓’等现象的发生,必须严格实行落档才能落户的规定。”

解释固然需要,但道歉与检讨更重要:法者国之公器,不是儿戏。为什么在制定政策的时候不做认真的调研与预判?政策明显存在违背初衷的漏洞为什么看不到?是无意还是无能?是个例还是常态?值得认真检讨与反思。

一名“新天津人”兴奋地在微博上晒出了刚刚拿到的准迁证,一位天津网友在下面做出了这样的回复:“希望你们能在天津工作,为天津尽一份力,也不枉费天津对你们的期待和支持。”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希望修补之后的“海河英才”新政可以实现初衷,把人才笼络到天津来就业、来创业,来激活这座历经600多年岁月洗礼的历史名城,焕发新活力。返回南京365淘房>>

  • 独家团购
  • 看房报名
  • 订阅楼盘优惠

365推荐

换一换